【人物访谈】医生是一个仁爱的职业——记我院神经内科主任李新毅和他的团队

日前,太原市急性脑卒中“溶栓地图”发布,被誉为“救命地图”。作为溶栓定点医院之一,山西大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李新毅等多位神经内科专家到场,引起了公众和患者对于神经内科的好奇。

近日,山西大医院微信公众号和李新毅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对话。从神经内科的主治病症以及其所在科室的优势,从山西大医院神经内科提高水平的路径到不打折扣地帮扶下级医院的担当。而作为科室主任,李新毅也将从前辈那里传承下来的医者精神传递给全科室。

脑血管病占神经内科住院病人七成以上

问:什么样的病人会到神经内科来就诊?

李新毅:神经内科属于二级学科,主要针对神经系统的疾病。

当患者出现意识障碍、高级认知功能障碍和运动、各种感觉功能障碍的时候,往往就需要来神经内科就诊,简单来讲,就是脑部所控制的一些东西如果出现了问题,就需要找神经内科医生来就诊。

比如患者脑部发生出血和缺血,即脑溢血和脑梗或脑卒中等,导致患者半身不遂、口齿不清等,都需要到神经内科就诊。

此外,还有阿尔茨海默病、帕金森病、癫痫等。阿尔茨海默病就是人高级认知功能出了问题,帕金森病也是患者脑部控制不了身体造成肢体僵直、抖动,癫痫多表现为肢体的抽动。

但在所有的病症中,最常见的、在住院患者中占比达到七成的就是脑血管病。

问:很多时候会把心脑血管病归为一类,这是怎么回事?

李新毅:心、脑血管病虽然病变发生的部位不同,但其发病机理以及用药几乎是完全一致的,所以通常会归为一类。心梗的危险性和致死率相对来说更高,所以也在全社会推广心肺复苏。

心脑血管疾病严重威胁人类健康,虽有遗传的因素,但也是可防可治的,更多的依赖于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比如运动、避免肥胖和高血压等。

在此收治了许多疑难杂症

问:山西大医院的神经内科有哪些优势?

李新毅:总体上来说,由于医院在省内硬件好、专家队伍强,收治的病种比较多,在普通医院很难见到的疑难杂症,在这里经常能见到。具体说来,有以下优势:

治疗良性发作性位置性眩晕(耳石症)是我们医院的优势。耳石症常常会导致出现眩晕、恶心、呕吐、走路不稳等症状,针对这一病症我们最早采用手法复位治疗,病人越来越多后,我们购买了眩晕诊疗系统来诊断治疗。

科室治疗帕金森病也比较有优势。科室副主任闫卫红一直在钻研帕金森的课题,他的导师是帕金森方面的权威专家,他从理论到实践在山西省是最早开始的,现在对于符合条件的病人可采用手术方法即放置脑起搏器(脑深部核团刺激术)来治疗。

另外,科室对于癫痫的治疗也比较有优势。癫痫主要是大脑皮层神经元异常放电引发的,我们在病房专门设置了视频脑电动态监测病床,对难治性癫痫的选择术前评估、术后管理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神经内科还专门设置了NICU病房,硬件在省内是领先的,神经重症监护、管理、抢救也是优势。

对标业界先进也帮扶下级医院

问:科室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优势?

李新毅:从医院来讲,除硬件以外发展人才是最重要的。

山西大医院神内科2011年开诊,在人手紧张的情况下,先后派王燕红去宣武医院学习重症、景玮去宣武医院学习脑电图及癫痫的诊疗、赵鸿平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学习肌肉病和周围神经病、杨丽白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学习儿童癫痫的相关知识,庾亚芹到澳大利亚去交流……

在走出去的同时还引进来,比如宣武医院神内主任王玉平、宣武医院神外主任焦力群曾在山西大医院每月出一次门诊,提高了科室的诊疗及学术水平。

我们还每年组织学术会议,其中有一年举办了6次学术会议;我们举办学术会议,就是请神内科室领域内的“大牛”,确保会议的质量;我们还为科室的专家搭建平台,比如就癫痫、NICU等细分领域举办学术会议。

在科室内部,也在每周五进行业务交流学习,每个医生轮流登台介绍某些领域国际国内最新的进展。科室不少医生在省内的教学比赛中都拿了奖和最好名次,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问:作为省内三甲医院,是怎样帮扶下级医院的?

李新毅:去年精准支援的贫困县阳高县提出需要一名神内的专家作为挂职副院长,我们就将科室骨干景玮副主任医师派去。

由于景玮的孩子只有两岁半,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孩子去阳高。在阳高,景玮呆了有半年之久。除了帮医院诊治常见病、多发病等,还购买了新设备,开展了新工作。

景玮回来之后又派庾亚芹去了,现在还在阳高了。

此外,山西大医院神内科还积极参与医联体建设,对口支援榆社等县医院,也经常组织开展社区义诊活动。当然,我本人也经常去做一些讲座,与同行沟通交流。

 

传承下来的医者精神传递给全科室

问:听说您在食堂内算是“小有名气”,这是什么样的原因?

李新毅:食堂的师傅都认识我,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我是专家、科主任,但更重要的是我去吃饭晚,基本上都是靠后的。

我出门诊限12个号,但几乎每次都加号。通常看完就1点半了,最晚的时候甚至看到下午六点了。

我看病有一个特点,就是问诊很详细,要听患者讲,看他带过来的病历,一般上看一个病人要20分钟以上。而且我要求一医一患,问诊病人的时候其他患者不能在场,保证患者及家属敞开心扉和医生说实话。

这样效果特别好,详细了解患者的病史是任何先进的仪器设备不能代替的。

问:那您从医以来一直都是这样吗,是向谁学习的?

李新毅:我就是向我的老师魏利华学习的。

魏老师是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神内的老主任,我来大医院前也是在那所医院工作,耳濡目染吧。现在77岁高龄的魏老师也会在山西大医院出门诊、也会查房,依旧像以前一样认真细致。有时一个下午查房就查一个病人。不止于魏老师的医术,还有她怎么当医生的,都会为年轻医生起到示范的作用。

问:作为科室主任,您会把您身上这种精神传给科室里的医生吗?

李新毅:我从一名医学院的学生到一名科主任,也在总结,制定了一个科训,概括起来说就是“仁、谐、精、新”。

简单说,仁就是要医者仁心,谐就是要医患和谐、医护和谐、医医和谐等,精就是要精于业务,新就是要业务上不断创新、勇攀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