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融汇中西 勤于为民——记我院肾内科主任于为民和他的团队

他学的是中医,却在西医医院工作;他在西医医院工作,却苦心研究中西医结合之法;他待人平易温和,让患者感到无畏;他融汇中西精粹,只为减轻患者负累。他如何将两套不同的医疗体系结合?在中西医结合治疗肾病的道路上他又付出了怎样的艰辛?

身着白大褂,戴一副金丝眼镜……这是初见于为民的印象。近日,山西大医院微信号对话山西大医院肾内科主任于为民,详细了解了肾内科的主治病症以及其所在科室的优势。而作为科室主任,于为民也将自己从医三十余年来的经验传递给全科室以及山西治疗这方面疾病的医生。

肾脏病是常见病和多发病

问:肾内科是一个怎样的科室?出现哪些症状需要来就诊?

于为民:肾内科是山西大医院首批开诊的科室,整体实力雄厚,拥有一支医德高尚、技术精湛的医护队伍。科室医师16人,其中主任医师1人,副主任医师4人,主治医师7人,医师4人。其中获得博士学位3人,硕士学位12人。护士42人,均具有本科以上学历,硕士研究生2人,副主任护师2人,主管护师17人,护师25人。科室由病房、血液净化中心、门诊三部分组成。

病房开放床位67张,重症监护病床6张。已独立开展肾穿刺活检术、中心静脉置管术、动静脉内瘘成形术、腹膜透析置管术、腹膜透析、高位结肠透析、透析导管半永久置管术、动静脉内瘘PTA球囊扩张术、人工血管动静脉内瘘术,动静脉内瘘取栓术等诊疗技术,提高了肾内科疾病的诊疗水平。

在中西医结合治疗肾脏病领域得到众多患者的认可,疑难血管通路的建立和修复,腹膜透析患者诊治和管理,慢性肾脏病患者的随访管理和健康教育卓有特色。

肾脏病是常见病和多发病,如果恶化可以发展为尿毒症,严重危害人们健康。慢性肾脏病已成为继心脑血管病、肿瘤、糖尿病之后又一种威胁人类健康的重要疾病,成为全球性公共卫生问题。

当出现水肿、高血压等疾病,还有尿频、尿急、尿痛等表现,腰困、腰痛等症状时往往就要引起注意了,就需要来医院做一个详细的检查,确诊一下是否是肾脏出了问题。

问:肾内科主要治疗哪些疾病?

于为民:肾内科主治的疾病有三大类。

第一类是原发性肾小球疾病和继发性肾小球疾病。原发性肾小球疾病包括急性肾小球肾炎、慢性肾小球肾炎等,继发性肾小球疾病包括糖尿病肾病、过敏性紫癜肾炎、乙肝相关肾炎、狼疮肾炎等。

第二类是肾小管间质性疾病,包括肾小管酸中毒、急性间质性肾炎和慢性间质性肾炎等。

第三类是肾血管疾病,包括肾动脉狭窄和肾静脉血栓。

疾病可预防,“秘方”要谨慎

问:如何预防这些疾病出现?

于为民:首先,预防这些疾病要增强体质。预防肾脏病的最主要措施,是加强身体锻炼,增强机体的抗病能力。锻炼身体的方式有多种,散步、长跑、跳舞、登山、划船、武术、气功、太极拳等。

其次,要预防感染。肾炎的发生常与上呼吸道感染等有关,常以外受风寒、风热、风湿、湿热、热毒之邪为始因。

第三,要起居有常。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对身体健康非常重要。因为生活不规律,睡眠不充足,暴饮暴食,酒色过度,劳逸无度,均可降低人体对外邪的抵抗力,增加患病的机会。

第四,要有病早治。皮肤的疮疖痒疹,上呼吸道感染,扁桃体炎反复发作,有发生肾炎的可能。

第五,要精神乐观。有肾炎病先天素质的人,应警惕肾炎的发生,但也不能悲观,而应该消除对疾病的恐慌心理,积极预防。

第六,要慎用肾毒药物。氨基糖苷类抗生素如庆大霉素、卡那霉素、链霉素以及丁胺卡那霉素、多粘菌素、四环素、万古霉素、二性霉素B、先素2号等抗生素,均有一定肾毒性,或容易引起肾损害,所以尽量不用。

问:网上对于肾病治疗有很多“秘方”,您觉得对吗?

于为民:网上常见的“秘方”称核桃的分心木泡水喝能治疗肾病,这一“秘方”是否有效果我不太清楚。但是,我曾在医书上看到过有拿整个核桃来入药的,这对肾病的治疗是很有帮助的。

现在很多人都轻信保健品,我曾经收治过很多因为长期服用保健品导致肾衰竭的病人,也收治过因乱用药导致肾病的患者,所以,不管是保健品还是药物,都应该慎之又慎,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应该谨遵医嘱服用药物。

 

中西医结合“取长补短”

问:相较于其他医院来说,山西大医院肾内科有什么独特的优势吗?

于为民:最大的优势应该是我们一直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模式。

首先,从疗效上看,确实能看到从中西医结合的角度提高了单用西药或者单用中药的这种疗效。

其次,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式大大减少了病人病情的复发,病人得到了实惠,病人的费用减少了。

第三,中西医之间取长补短,大大的减少一些药物的副作用。

很多病人都说中药副作用小,其实不然,我遇到过一位病人长期服用龙胆泻肝丸导致肾衰竭。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模式,在西医给病人带来并发症的时候用中医来调理,这样病人的病情才能缓解。

问:您是如何产生采用中西医结合这种想法呢?

于为民:这和我学的是中医专业有很大的关系。

我入科的时候科里面全是西医大夫,只有我是个中医。当时入科的时候汇报病例都觉得很吃力,每天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来恶补西医的知识,于是我就多看书,尽量、尽快地缩短跟别人的差距。

在看病过程中我逐渐发现,有些病人对激素存在着一种依赖,用上激素以后就缓解,但是不可能一辈子一直用这个激素,负重太大,不用激素的话就反复发作,这些难题在西医里面就是在激素的基础上加用免疫制剂来对抗,这时候我就想用什么方法来对抗西药的副作用呢?

我开始琢磨这个问题,既能把这个病又快又好的治了,还没有什么副作用,所以就慢慢摸索这条路,之后就西药加中药,重要的目的就是对抗激素、对抗西药的一些副作用,另一方面是和西药具有协同作用。

问:您有了这种想法后如何在实践中获得成功呢?

于为民:正当我为中西医结合之法冥思苦想的时候,遇到了一位病人,据说他在当地看病运用激素免疫制剂以后就开始咳嗽、发烧,拍胸片后肺部病变比较严重,后面这个肺炎控制住了,但肾病又复发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沿用激素治疗可能会导致患者二次肺部感染,但如果停了激素,患者的肾病就容易反复发作,如何处理这样的矛盾?

我开始转化思维方式,突破西医的常规思路,运用中医的整体观念,从协调患者整体阴阳气血及脏腑的平衡出发,扶正祛邪,来消除病变对患者全身的影响。

从中药的角度上来调理他自身的免疫功能,通过一段时间调整以后,病人的体质开始好转起来,这时候就为用西药赢得了时间,这时候再加上激素肾脏病就缓解了,出师告捷。

问:您如何把这种经验传递给科室里的其他医生吗?

于为民:这种经验不仅是和科室里的医生来交流,我也会和山西省内治疗肾脏疾病方面的医生来交流。

在交流的过程中,我往往会交流诊治思路,培养他们的逻辑思维能力。理论类的知识在书本上都有,但是经验却是在从医几十年的过程中慢慢积累起来的。当你把治疗经验告诉其他医生的时候,他就不需要再慢慢去摸索。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生物一心理一社会医学模式”要比单纯的为病人看病重要得多。当患者来找你的时候,看到你冷冰冰的一张脸,病人也不敢流露自己的真实情感。而当你在问诊中融入人文关怀,患者自然也就想和你表达,对病情才能更加了解。

日常查房的时候,我都会带着科室里的医生去。每次查房我都会亲自去,只有这样才能掌握第一手资料。

医德不一定是轰轰烈烈的东西,作为医生来讲,要让病人感觉到你就是他的亲人,对每个患者来说,我觉得咱就是个老百姓的医生,所以对老百姓还是比较同情的,每次我看病的时候,给患者留下更多的时间,让他们多说,这样的话就可以拿拉近医患之间的距离。

如今在山西大医院,于为民和他的年轻团队依旧在中西医结合治疗肾病的领域里潜心研究、悉心探索,他们的目光着眼于更高、更远的目标,他们的理想是让更多的肾病患者摆脱疾病的困扰。